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官官相好

第九章 谁家今夜扁舟子

书名:官官相好|作者:楚河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9-03-14 10:23:26|字数:2675字

  苏起似乎对这兴州颇为了解,先带着方眠去了一趟衣坊,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,再就带着她找到了开泰轩,这个赌场坐落在兴州坊市中心,人来人往,热闹繁华,上至官员,下至乞丐,只要有钱,都能到这赌场里试一试自己的运气。

  方眠将身上剩余的钱都兑换成了砝码,开泰轩一楼大大小小二十几桌,有斗蛐蛐的,有下六博棋的,更多的是掷骰子赌大小的,六博棋她不会,于是径直走向一桌掷骰子的赌桌。

  “三尺桌面天地小,四方城内玄机深。”苏起啧啧一叹,他跟在方眠身后,看着她一次又一次赌中,他忽然有些疑惑,方眠是坐堂大夫的孩子,家境虽然不贫穷,但也绝对不富裕,通常来赌场的,一般都是穷得没钱和富得流油的人。

  他又开始怀疑方眠究竟是男是女了,女子怎么可能如此善于赌博?而看方眠胸有成竹的神情,她似乎很有把握似的,像是常常赌博一样。

  很快,方眠就赚回了二十两银子,当她喜笑颜开地打算抱着砝码去兑换飞钱和银子,苏起却拦了她,“眠眠,这才二十两银子呢,为何不多赢一些?”

  “不是我不想赢,而是我不能再接着赌下去了,首先我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继续稳赢,更重要的是,”方眠悄悄指了指那边赌桌上有几个神色有些不满地赌徒,“我可不想被这些赌鬼缠上,见好要收,知道吗?”

  “眠眠,真没想到,你这样的年纪就有如此老成的经验。”苏起于是搭着她的肩往柜台走去,边走边问,“你家里不是开医馆的吗?怎么你还是赌博的好手?”

  方眠微怔,她会赌博自然是因为上一世学过金融和股票,虽然是辅修。

  不过这些,当然不能告诉苏起,于是她道,“我喜欢赌博,小时候偷偷溜出家到赌场里玩过几次。”

  苏起了然一笑,没有说话,看着方眠兑换好飞钱和银两,一道走出了开泰轩。

  “苏起,怎么最近没看到你摆弄你的扇子了?”方眠收好钱,看了一眼苏起腰间的扇子,那扇子似乎在那场火中染上一层淡淡的灰,破损倒是没有,“我记得你那扇子上是有几个字来着……”

  “行止由心。”苏起伸手摸了摸腰间的扇子,随后对方眠笑道,“眠眠,如今马匹也没有了,从兴州到长安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,不过走水路,从嘉陵江过去应该很快。”

  方眠赞同,但有些疑惑地问道,“苏起,我们租得起船吗?”

  苏起看着她笑了,“不用租船,兴州的江运举国闻名,码头边上每天都会有北上的游船,我们只需要付些船费就好,快走吧,天黑之前应该可以赶到船上。”

  方眠了然地点了点头,快步跟着苏起就朝江边去了。

  走了近一个时辰,两人终于到了游船边上,码头上人山人海,有纤夫卖力地拉着客船上卸下来的货物,还有很多往游船上走去的船客,方眠放眼望去,码头边停靠着十余辆高大的游船,桅杆高耸,船帆猎猎,暗红色的船顶上似乎结了一点冰,在阳光的照射下翻着粼粼的光。

  “走,先排队。”苏起拉过方眠的手,带她走入了船客的队伍后。

  “苏起,在哪儿付船费呢?”方眠有些疑惑,她四处瞧了瞧,根本就没发现有人在卖船票。

  苏起微微一笑,忽然蹲下身子,伸手搂住她的腰,将她直接给举了起来,方眠又是惊又是羞,原想挣扎着下去,却看到了队伍的尽头是上船的踏板,左右各站着一个官兵,中间坐了一个人,似乎是在清点着什么东西,每看一次,就放一个人过去。

  当她还想再伸长脖子看看游船里面是什么时,苏起忽然将她放了下来,“看清楚了没?”

  “嗯。”方眠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苏起这厮,一定是故意的,她确实是挺矮的,可是苏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给举了起来,实在是有些丢人。

  “怎么了?眠眠,你是不是害羞了?”苏起看着她红透了的耳尖,挑了挑眉。

  方眠回头瞪他一眼,狠狠地道,“没有。”

  苏起会心一笑,两人插科打诨半个时辰,终于越来越接近了游船,来到那个收费的官员面前时,方眠看到桌子上摆了一个牌子,船费是一人五两银子,方眠指了指自己和苏起,递了十两银子给那个官员,那官员点了点头,发给他们一人一块铜制的小牌子,上面似乎标了序号,方眠还没来得及看清,就被那两个官兵给赶到了踏板上。

  “上船再看。”苏起牵着她的手,径直踏上了船,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铜牌,又看了看方眠手里的,立刻带着方眠朝船的另一边走去,绕过甲板,进了船舱里,方眠才发现这辆游船是真的大,应该可以承载两三百人,旁边有许多人在谈笑风生,船舱里更加热闹,一进去就是一个大厅,下棋的,吃饭的,喝酒的,中间还有一个乐妓在弹琵琶,方眠看得有些愣,一直无意识地被苏起牵到了里面的一间舱房。

  大厅后就是一条通道贯穿船身,左右两边分别有几十间舱房,供船客入住,方眠他们的舱房比较靠近船尾,舱房的另一面有窗,可以看见江面上的风光,时而有江风拂面,极为心旷神怡。

  舱房里有两张床,中间被一道屏风阻隔,舱房里的布置简洁干净,桌案上还摆着一盘橙子。

  苏起松开了方眠的手,如今两人连包袱都没有,自然是一身轻松,虽然两人之前在兴州还买了一些干粮和水袋,但这些东西很快就会被消耗完,而方眠翻看了一下铜牌,发现上面写的是“黄十六”,看了一下苏起的,也是“黄十六”,她走到舱房外看到门上也写着“黄十六”,问苏起,“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游船的舱房有天地玄黄四等,天字房左右各五间,地字房十间,玄字房二十间,黄字房三十间,这下你懂了?”苏起侃侃而谈。

  “苏起,你是不是来过兴州?你好像对兴州很熟悉。”方眠将铜牌收好,问。

  “以前确实来过。”苏起笑了笑,“我祖上是做生意的嘛,小的时候经常跟着我爹四处经商,所以江南江北我都去过。”

  方眠继续问他,“那你为什么不继续跟着你爹经商,而是要进京赶考呢?”

  苏起眼中划过一抹冷芒,转瞬即逝,依旧笑道,“因为,这世道,再怎么努力经商,也没有容身之处。”

  方眠黛眉微蹙,苏起眼中的变化落在她眼中,她忽然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男子,于是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以后你一定会有容身之处的。”

  苏起心中一暖。

  入夜,方眠和苏起点了灯,一人提了一盏,走到甲板上,今夜的月亮是新月,宛如银钩,夜色朦胧,漆黑的江面上有几点渔火,越发衬得江夜静谧动人。

  “谁家今夜扁舟子。”方眠看着那些渔船,不由得吟了一句诗。

  “何处相思明月楼。”苏起立刻接上,问道,“眠眠中意张若虚的诗?”

  方眠耸了耸肩,“的确中意。”其实她最喜欢的诗人应该是苏轼,只是这个朝代还没有苏轼,苏起定然是不知道苏轼的。

  苏起闭上眼睛,似乎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张若虚的诗,然后才睁开,“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青莲居士的诗,写意潇洒,酣畅淋漓,虽然,我不太欣赏他入仕的态度和选择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你和李白有点像,身世相同,性格也有些相似。”方眠摇了摇手里的灯,“你为什么不喜欢他的入仕态度?”

  “他空有满腹才华,入仕后却成为了玄宗和杨玉环的一件玩物,虽然惋惜,但我更觉得恼火。”苏起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,“该张扬的时候胆怯,该谦卑的时候却猖狂,如何谋得好仕途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不好意思大家,发现了一个BUG,淮南道在江南道前面,按理来说去长安根本不需要经过江南道,现在改成山南道(这个没错了),更加符合现实,这个兴州的江运也有考据,柳宗元写过一篇散文《兴州江运记》,前几章的细节也有所更改,大家可以再看看~

  日常求收藏嘻嘻~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京门风月

    西子情 / 著

    南秦倾了一个谢,半壁江山塌一空。忠勇侯府被株连,世代名门望族一朝灰飞烟灭。谢芳华这个...

  • 且把年华赠天下

    姒锦 / 著

    鬼使神差偷了个兵符,夏初七无可奈何惹上了冷面晋王。血海深仇与她何干?她只有两个愿望。...

  • 戾王嗜妻如命

    昭昭 / 著

    别人的坏名声,不是自己作的,就是被人诬陷的;靖婉的坏名声,不是自己作的,而是她家未来...

  • 隐婚权少爱妻入骨

    九老板 / 著

    十八岁之前,她是落魄的弃女,无权无势,只能低调做人。十八岁之后,她是陆家二小姐,美得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香港141期